今天是:
政务邮箱
本站搜索
红色记忆
保卫“列宁号”
发布:  来源:兴国县作家协会 更新时间:2011-07-15 09:16:00 【 内容纠错

留弟

1930年4月16日早晨,大雾蒙蒙,驻扎在兴国县陈家坪的红军连连长方天明拎着把鸟铳上山,想打几只野鸡野兔给伤病员补补身体。方连长刚出陈家坪不远便听见“嗡隆嗡隆”的马达声,忽然几只野鸡朴腾着翅膀惊惶失措地飞过。方连长说时迟那时快,端起鸟铳就打,“轰”的一声,往下掉的除了一只野鸡,还有一只飞机像受了伤的老鹰,摇摇晃晃地向下降落。方连长来不及去捡野鸡,就朝飞机可能降落的地点跑去,红军连的战士们和群众也相继赶来。飞机降落在一块放牛的草滩上,飞机的轮子陷下了一半。方连长老远就看见飞机上的螺旋桨还在转动。驾驶员一跳出机,慌慌张张地朝东面跑。方连长扔下鸟铳掏出驳壳枪就追,他边追边喊:站住,再跑就开枪啦!”驾驶员边跑边回头看,他自知难逃,只好停下来,举起双手,当了俘虏。

方连长在一间小草房里,对驾驶员进行了审问。驾驶员是个四川人,名叫龙文光,经过审问,才弄清这架飞机是执行国民党反动派通讯任务的,想飞回武汉去,由于雾太大,突然遇上高山,再往前飞就会机毁人亡,想拉起来超越高山,又来不及,这才被迫降落。当时红军没有飞机,更没有驾驶员,这架飞机便成了红军第一架飞机,红军战士称它是我们的红鹰。

红军缴获飞机的消息很快传到敌人的耳朵里,就在我们准备利用这架飞机去攻打大古寨时,国民党很快派出飞机如饿鹰扑食般扑向了陈家坪,企图炸毁红军缴获的飞机。红军战士们挖了个大防空洞把红鹰隐藏起来。敌机找不到目标,便狂轰滥炸。

一连几天敌机都要来扔上几颗炸弹,这样下去陈家坪损失惨重。红军连和赤卫队召开紧急干部会研究对策。会上大家七嘴八舌议论,有的主张当众把缴获的飞机炸掉,有的主张把它拆了做别的东西。赤卫队队长陈勇全一口一口地抽着烟,心里寻思着办法。大家都知道陈勇全有勇有谋。果然他眉毛一扬,眼珠一转,开口说出了一个办法,大家一听齐声叫好。

第二天,方连长领着几个红军战士把飞机从防空洞里推出来,摆在放牛坪上,在飞机上盖了几枝树枝。快到中午敌机又来了,在陈家坪上空盘旋,而且越飞越低。突然敌机俯冲下来,紧接着,一颗炸弹落到了放牛坪上,一声巨响,摆放在那里的飞机着了火,把周围映照得通明。方连长笑着说:“狗入的瞎了眼,上当了!”原来被炸去的飞机,就是按照赤卫队长陈勇全的妙计,用木头和纸板做的假飞机。

果然,敌人以为红鹰被炸,一连几天敌机没有再来骚扰。方连长提出利用红鹰和驾驶员对敌人进行打击,这一方案得到上级批准之后,我工农红军建军史上第一次空战便开始行动了。

4月27日,晴空万里无云,红鹰起飞了。由于出身地主的驾驶员龙文光经过宣传动员仍不情愿为红军服务,方连长便派了两位红军战士手持匣子枪坐在他的两旁,以防不测。飞机上装着两颗迫击炮弹,还有一大捆传单,朝地主豪绅勾结的民团武装踞守的大古寨飞去。

盘踞在大古寨的敌人,发现有青天白日标志的飞机在大古寨盘旋时,个个发狂似的呼喊着,跳跃着。飞机越盘旋圈子越小,敌人拍着巴掌、嗷嗷地叫着,从四面八方朝这边涌来,好象是来接他们似的。飞机上的红军战士见时机已到,扔下两颗迫击炮弹,敌人死伤一大片,乱成了一团。红军战士和赤卫队员趁机喊着“杀”声冲了上来,扑向了敌人。飞机胜利返航后,战士们押着一长串俘虏走下山来,群众见了莫不拍手称快。

攻下大古寨之后,红军连、赤卫队和群众那个情绪啊,简直像过节一样,热闹了好几天。上级还特地为飞机举行了隆重的命名仪式,漆上了“列宁号”三个鲜红的大字。可敌人很快发现上了红军的当,传令地方武装,集中三个团的兵力向陈家坪进攻,企图抢回飞机。

方连长和赤卫队队长得到敌人准备来进攻的消息之后,迅速商量对策。他们决定把“列宁号”转移到地势险要的瓶形寨山洞中,红军连和赤卫队不和敌人硬打硬拼,迅速撤退。红军和赤卫队一撤退,不少老百姓埋怨:“红军为什么不战而逃?红军走了,飞机准落到敌人手里……”

第二天,白匪军杀气腾腾奔向陈家坪。一进村,就有暗探把敌人带往瓶形寨。进入瓶形寨要通过一条狭窄的沟道,沟长二里多,沟深数丈,沟底甬道最宽处只有丈余,沟道两侧林深山密。白匪军大队人马跃武扬威地前进,如入无人之境。一个骑马的长官东指西指,谈笑自若,他深信很快就能找到“列宁号”,回去报功请赏。

谁知当三个团的白匪军全部进入沟道,突然响起一声尖啸的枪声,接着密集的扫射,手榴弹爆炸,如晴天霹雳,似平地惊雷,白匪军惊呆了,打懵了。驻在陈家坪的共军明明逃跑了,这伏击他们的共军难道是从天而降?敌人那里知道红军连和赤卫队撤退是为了迷惑他们,在夜幕落下之后,红军和赤卫队杀了个回马枪。战士们穿越崎岖漆黑的山路,跨过湍急滚涌的山洪,神不知鬼不觉地地进入瓶子寨,借着丛林的遮掩,悄悄埋伏在沟道两岸。战斗一打响,“锁进”沟道的白匪军在两侧火力的夹击下,刹那间乱成一团,人挤人,马撞马,马嘶人窜。两侧山岗,枪弹、手榴弹,暴雨般地向深沟甬道倾泻,不到一个小时,三个团的白匪军除了少数逃走外,大部份被歼灭。

白匪军的阴谋没有得逞,“列宁号”安然无恙,红军又用它配合了几次战斗,随着它战绩的不断扩大,名气也越来越响,越传越神。连敌人的“扫荡报”也惊呼:“共军飞机近日连续骚扰我区,有关军方,严加防范……”据说蒋介石也咬牙切齿大骂:“娘希匹,要不惜一切代价,消灭共匪飞机!”1932年6月,蒋介石调集40万兵力,疯狂发动了第四次“围剿”。驻守陈家坪的红军连奉命转移,驾驶员龙文光趁机逃跑。“列宁号”终因战斗频繁,环境日趋恶劣,不得不拆卸开来,藏在深山洞中。

白匪军占领陈家坪之后,千方百计寻找埋藏的飞机。白狗子找了几天找不到,便把全村群众集中到村头。一个穿着军官服的“刀疤脸”揪出一个十多岁的细崽喝问:“你说飞机在哪里?”

细崽久久不吭声,刀疤脸把指挥刀架在细崽的脖子上叫嚷:“我数三下,不说我劈了你!”在这节骨眼上,一个女子从人群中挺身而出,厉声大喊:“慢!我知道飞机在哪里。”原来这个女子是赤卫队队长陈勇全的老婆李九凤。白狗子们淫邪的目光一下集中到了她那俊秀的脸上,刀疤脸冷冷地问:“你知道飞机藏在哪里?”

“我是赤卫队队长的老婆,我不知道,还有谁知道?”

“你知道,说出来我放了你,要不然,我让你尝尝抽筋剥皮的滋味。”

“你想找飞机,飞机飞上了天,你到西天去找吧!”李九凤说完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好呀,你这臭婊子,敢玩弄老子,来人把她吊起来!”几个白狗子抓住李九凤反绑着双手,吊到了一棵树上。

“给我狠狠地打!”刀疤脸恼羞成怒地吆喝。一个白狗子挥舞着手中的皮鞭,兜起一股冷风,皮鞭抽打在李九凤脸上、身上,立即,鲜血从她的脸颊往下滴。

“住手!”突然一声大喝,一位头上缠着绷带,右手臂斜吊在胸前的汉子大步抢上前来。这个身躯凛凛的汉子不是别人,正是赤卫队队长陈勇全。他在战斗中因头部和手臂受了伤,潜伏回村藏在地窖中。他听到敌人把群众集中到村头,怕全村群众被敌人杀害,毅然钻出地窖,赶来救人。

白狗子端着枪把陈勇全团团围住,陈勇全横眉怒目大骂:“我吊你祖宗,对女人下毒手算个鸡巴!”

刀疤脸见陈勇全自投罗网喜出望外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好,有种,如果没猜错,你就是陈队长,没想到你对老婆这样有情有义。好吧,老子也最讲情义,你带我们去找飞机,我成全你们,不然……”

“你们要飞机,我可以带你们去找,不过得把她先放了。”

李九凤一下明白过来,丈夫是想供出飞机来搭救她。顿时,气得心火燃烧,热血翻滚,大喊起来:“勇全,谁叫你来?你带白狗子去找飞机,就是叛变革命,我们就是活下来也没脸见人呀!”

“把这臭婊子的嘴给我堵上!”刀疤脸一声吆喝,一个白狗子用擦枪布堵上了李九凤的嘴。

陈勇全毫不让步地说:“你们把她放了,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飞机。”

李九凤满腔恼怒凝聚成利箭似的目光,射在陈勇全身上。刀疤脸迫不及待要找到飞机,无可奈何地吩咐把李九凤放了,然后,让陈勇全带路。陈勇全带着敌人穿过山谷,来到迷魂洞前,对刀疤脸说:“飞机就在这洞里。”

刀疤脸喝令:“快给我进洞!”几个白狗子抡着进了洞,过了片刻却走出洞来报告:“妈的,这洞里有洞,洞中套洞,七岔八拐,不知飞机藏在哪里?”

“哈哈哈……你们不知道,这叫迷魂洞,进去了也出不来。”陈勇全冷笑着说。

“这飞机真在这洞里?”刀疤脸狐疑地问。

“不信,我带几个弟兄先进去看看,再带他们出来。”

“一班长,你同他进去看个仔细。”刀疤脸吩咐。

白狗子跟着陈勇全进了洞,见到了九箱被拆卸了的飞机部队件,出洞之后喘着粗气报告刀疤脸:“长官,我看得明明白白,好家伙,整整九箱重得很。”

刀疤脸深信不疑,兴奋地带着队伍跟着陈勇全进了山洞,白狗子们一见到飞机部件,狂喜地撬箱搬箱。突然,轰隆一声巨响,顿时,天在摇,山在颤抖。原来陈勇全趁敌人不注意,拉响了藏在身上的手榴弹,引爆了预先放在洞中的炸药和土地雷。在爆炸声中陈勇全和近三百名敌人同归于尽,“列宁号”飞机也立下最后一功,在辉煌的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

打印 关闭
Copyright © 2004-2019 XINGGUO.GOV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主办:betway必威轮盘 办公室 0797-5322187   技术支持:兴国县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0797-5312805 联系网站管理员
地址:江西省兴国县潋江镇客家路8号 邮编:342400  赣ICP备12000697号   政府网站信息上报信箱:xg5312805@126.com
网站标识码:3607320005  

赣公网安备 36073202360737号

微信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