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政务邮箱
本站搜索
红色记忆
将军“打雷”
发布:  来源:兴国县作家协会 更新时间:2011-07-15 09:18:00 【 内容纠错

陈留弟

兴国是著名的将军县,开国将军们有个共同点,最恋是故乡,最重是乡情。有一位“雷将军”回乡的故事,更是在兴国广为流传。

雷将军并不姓雷,只因他从娘肚里一生下来哭声特别大,喊声特别大,乡里人说他是雷公出世,由此得了个雷公的昵称。在军队中他喊“冲锋”象打雷,喊“缴枪不杀”象打雷,训起部下也象打雷,于是战士们给了他一个“雷神爷”的绰号。自他当上将军后,不管是家乡还是军区,都不约而同地称他为雷将军。雷将军自从跟随红军离开家乡,悠悠数十载,本性不改,回了三趟乡,打了三回雷,轰鸣的雷声在人们心中久久回响。

雷将军第一次回乡是1959年。将军回到家乡,看到父老乡亲们个个瘦得皮包骨头,有的饿得患了水肿病。母亲流着泪对他说:“崽呀,你可晓得大家饭都吃不上哟!”

“不是亩产一万八千斤吗?”将军明知故问。

“那是假的。”有个堂弟嗫嚅着回答。

“那你们生产队总产报了多少?”将军紧盯着弟弟问。

“我们生产队总产多报了二万斤。”弟弟照实回答。

将军一听,脸色变得铁青,怒气难抑,开始打起雷来:“混蛋,你真混蛋,多报了二万斤还嫌少?你们怎么不把田里的泥土都挖起来一起报上去,也省得再种田……”

“哥,你在外头哪知道家里的事,我们多报了二万斤,还坐牛车呢,差一点就当了乌龟。大家都吹,你不吹行吗?不吹就要反你的右倾啊!

“他妈的,我不信反右倾能反出粮食,要能反出粮食,这右倾帽子我戴一万年!”将军狂怒地吼着,一句句掷地有声。

将军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。第二天,他把带在身上的粮票全拿出来,叫弟弟买回30斤大米,全部磨成米粉,在大坪上支起三口大锅。锅里煮着热气腾腾的米糊,勺子搅不动,筷子挑不起,全村每人两大碗。看着乡亲们吃得津津有味,将军的眼睛湿润了,心在滴血。

回到军区,将军办了三件事。第一件,带头拿出了全家省下的200斤粮票寄往家乡。第二件,吩咐秘书凑够上万件旧军被、旧军大衣调往兴国。当秘书问他这笔账记在那里时,将军的雷声又发作了:“没地方出就从我工资里扣,我死了,再扣我儿子的、孙子的!”第三件是写报告反映浮夸风带来的严重后果,还亲自跑到北京打了一阵雷。将军打雷的后果,是丢了乌纱帽。

老将军第二次回乡是1979年。他进村时,人们正在吃早饭,听说将军回来了,都丢下饭碗往村口跑,不一会把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。老将军关心地问大家生活都好吧?大家都说好,政策好了,不愁没饭吃了。将军说,那就好,那就好!谁知有个叫彭春秀的妹子却不客气地说:“好什么?村里有好多人家种田买不起化肥,子女读书交不起学费,一年到头难见几顿荤腥,你在外面当大官,家乡那么穷你都不帮一把。连家乡都解放不了,还谈什么解放全人类哟!” 刘春秀放了一炮,大家便都默不作声,将军挨了当头炮,心却被震憾了。

紧接着几天,将军马不停蹄,白天上山下田考察,晚上挨家挨户走访。第三天晚上,将军请来了电影队,村里大坪上扯起了银幕,放的电影是《南征北战》,银幕前坐了黑压压一片。放映时,趁着换片的空档,村委会主任请将军讲话,将军便站了起来,挺直腰板,先举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,然后才开腔说:“父老乡亲们,在这里我先向你们赔罪,大家的日子还过得那样苦,我真对不起大家。这几天我作了一些调查,春秀丫头批评得有理。家乡至今还没摆脱贫困,我作为家乡的一员有责任。我这次回来想干一件对家乡致富有益的事,大家猜一猜是什么事?”

将军这一问,就像在平静的池塘里扔下个大石头,下面讨论极其热烈。有人猜是捐款建学校,有人猜是捐款修路,有人猜是建敬老院……过了一会,将军又对着麦克风说:“你们怕是猜不到,我要做的这件事,是要拆了家家户户做饭的灶……”

将军话没说完,下面就吵嚷开了,有人斥问:“雷公,不举望你回来帮我们扶灶脑,反倒要拆我们的灶脑?”还有人讥笑:“你拆了我们的灶,是不是让我们吃食堂,过共产主义生活?”

将军来回度了几步又站定, 用目光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群众,那俯瞰尘寰的架势显示出自信和威严,他提高声调说:“你们不是叫我雷公吗,今天这雷我不能不打!你们想一想一日三餐都要烧的老虎灶,烧去了多少柴,砍去了多少树,再这样烧下去,砍下去,就会砍得山上无树,田里无土,天上无鸟,河里无鱼,灶前无柴,锅里无米。这老虎灶跟国民党反动派一样可恶,我们一定要把它消灭光!”说到这里,他拳头重重地在桌子上擂了一下,接着说:“有人问,消灭以后用什么做饭?这好办,我们村已有三户人家建了沼气池,你们可以去看一看,这沼气池可是个宝啊!”最后,将军象下达作战命令似的宣布:“明天就开始消灭老虎灶的战斗,党团员和村干部给我带头拆!”

村委会的干部们巴不得借将军的虎威,拆了老虎灶,建起沼气池,可兵马末行,粮草得先备啊!放完电影后,村委会李主任陪同将军回到家里,不得不对将军说:“老将军,建一个沼气池要上千元钱,全村有300多户人,起码得准备3万元钱,这钱……”

“这事你放心,我虽然只带了5千元钱现金来,但还有两样值钱的东西。”将军说毕从手提箱中取出两叠厚厚的稿子,递给李主任。李主任仔细一看,原来将军递给他的是两部书稿,一部题名《铁流后卫》,另一部题名《在志愿军总部》。李主任疑惑地问:“这能换钱?”

将军肯定地说:“能,几家出版社都抡着要呢!我先到县农业银行贷款,等这两本书出版了,拿到稿费再还上。

听了将军一番话李主任心里踏实了,第二天便率领村干部打响了拆除老虎灶,建沼气池的战斗。可万万没想到,有二十多户人家,居然死活不肯拆,说什么拆了灶,灶王爷会怪罪,会断烟火,有人还扬言:“要搞强迫命令,他敢拆我的灶,我敢砸他家的锅!”

将军知道后叫李主任集中这20多户“钉子户”开会,会上将军讲了一番道理之后,激动地站了起来,边踱着步,边慷慨激昂地说:“我算了一下,一个五口之家,每月至少要烧10担柴,每担以100斤计算,一年就要烧掉12000斤,你们再算一算一个村要烧掉多少?一个县要烧掉多少?这些烧掉的木材,要多少座山,长多少年,才能长出来哟!再这样烧下去,那才真会烧断了烟火,烧掉了子孙呀!有人说我搞强迫命令,我强迫你拿糠换米,强迫你们走致富路,错不到那里去,该打屁股我等着。你们不拆老虎灶也可以,不过谁敢上山砍树作柴,我敢打他的屁股!”在座的20多个人面面相觑,不敢吱声。

有将军从精神到物质上撑腰,战斗所向披靡,家家户户建起了沼气池,烧柴的历史一去不再复返。将军魂牵家乡,情系绿野,他说家乡的山不绿,吃不好,睡不香。回到军区,他先后帮家乡从外地引进了上万棵水杉和一大批雷竹、雪松和三华李,以至军区的部下称他为“绿化司令。

老将军第三次回乡是在1996年,这时将军已离了休,不再穿军装,这一次他是坐着京九铁路第一趟客运列车回来的。将军一路兴致勃勃,观看着车窗外流过的风景。车将进入兴国境内,邻座有个后生说:“本来这铁路不走兴国过的,因为兴国是将军县,铁路在这里才拐了一个弯。”另一个后生说:“还不是靠那些大权在握的老家伙,去铁道部、国家计委争来的。”

老将军听了后生的话很不是滋味,他一脸严肃,闪电雷鸣突如其来,他问那后生:“你知不知道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初期,仅23万人口的兴国就有9.3万人参军参战,2万5千里长征路上,那一公里没有倒下一个兴国籍战士?中华大地上那一处没有洒下兴国英烈的鲜血?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毛泽东要亲笔写下“模范兴国”的奖旗授予兴国?京九铁路线把兴国挂上难道不应该?”两位后生被问得哑口无言,满车厢旅客对将军肃然起敬。将军接着情绪激动地说:“不瞒你们说,我就是兴国的老家伙,大家想一想老家伙那能不顾老家啊!我早就离了休,无职无权,去铁道部,去计委反映一下兴国的情况,要求发展经济别忘了老区,这完全是人之常情嘛!给你们明说,只要我还能走得动,我就愿意为家乡的发展奔波!”将军的话一落音,车厢里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火车一到兴国站,欢迎老将军的鞭炮声,更是惊天动地,震耳欲聋,老将军流下了激动的泪水。这泪水是为兴国人民圆了火车梦而流,是为革命老区得到回报而流,是为大京九拐了一个弯,把兴国拐活了而流啊!在场的记者抓住机会采访老将军,第二天,人民日报、江西日报出现了一侧标题醒目的报道:“大京九拐了一个弯,老红军流了三次泪”

将军回到老家,环顾一座座青山葱葱茏茏,一片片农田生机盎然,一幢幢新楼争相呈美,老将军激动地喊了起来:“变了,大变样了!”那股澎湃的激情,那种对故乡的深深热爱,令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。将军边看边对乡亲们说:“你们还要扎实干啊,要抓住通了铁路的新机遇,调整产业结构,不能光种好“神仙草”,还要把经济搞活!”当来到一棵老樟树下,将军坐了下来,借着蔽日的浓阴,深情地望着这生养自己的土地,大声对身边几个年轻人说:“这里的山水树木,你们可要替我守好哟!我总有一天要回来这里住,回来就再不走了。”

将军好象有预感似的,1999年秋天,他从容地走了,走之前仍不忘家乡,他最后叮嘱把他的骨灰撒到家乡的山上,要天天看着家乡的发展和变化。

(作者系赣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)

打印 关闭
Copyright © 2004-2019 XINGGUO.GOV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主办:betway必威轮盘 办公室 0797-5322187   技术支持:兴国县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0797-5312805 联系网站管理员
地址:江西省兴国县潋江镇客家路8号 邮编:342400  赣ICP备12000697号   政府网站信息上报信箱:xg5312805@126.com
网站标识码:3607320005  

赣公网安备 36073202360737号

微信
微信